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赚钱 » 正文

[赚钱小窍门]靠捡破烂买两套房,两分钟赚几万,废品回收行

像王文正这样从“帮派”里混出头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凭着吃苦耐劳,从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里淘出了金子。

周而复始,这样的日子老纪过了三十年。

下午五点到六点,是废品回收站交易的高峰期。老纪要赶在下午六点前将纸制品、塑料和金属等不同种类的废品进行分类。书本、报纸和纸箱压在车厢最底层,上面是各种金属和木制品,最上面是装在大袋子里的塑料瓶和其他塑料制品。

首先,废品回收产业链是“头轻脚重”的金字塔型模型。处于金字塔最底端的废品处理和再生企业居多,而专干脏活累活的上游回收环节却由大量散户及小型回收站掌控,这就造成了废品回收行业不规范、监管难的局面。

废品回收站通常是按属性区分,一种回收站只回收一种类型的废品。因此老纪需要到不同的回收站卖废品,等到卸货、称重、结账等一系列流程结束,基本已经到了晚上10点多。

早晨不到6点,窗外还是灰蒙蒙一片,老纪就从床上爬起来,随便扒了两口面条,带上秤和一些装废品的袋子便出发了。

从表面上看,“互联网+废品回收”的确提升了整个产业链条的效率,降低了成本,也提高了废品回收量。可无论以什么角度切入,废品回收行业本质都是便宜进货,然后加价卖到下游。也就是说,互联网废品回收企业能否盈利,是由回收、分拣、加工和贩卖收益这两个环节决定。

辛苦和疲惫还只是生理上的痛苦,让很多废品回收员喘不过气的,是行业不景气、回收价格下跌所带来的经济压力。

“十年前,一斤矿泉水瓶能卖两块多钱,回收员都到旅游景点去抢矿泉水瓶,现在一斤6毛钱,扔在路边都没人看。”王文正说。

虽然利润可观,但废品回收行业向来都会被贴上“脏乱差”的标签,不过与这些标签不匹配的是,废品回收行业市场规模过万亿,发展前景不可小觑。

“老搭档”三轮车也不堪重负,常常被重物压得像一头老牛般气喘吁吁,感觉随时都会垮掉。

在这个不起眼的废品回收行业里,从业者们究竟是如何“闷声发大财”的?在2019年“垃圾分类”的风口上,这个行业受到了什么影响?是否会被互联网改造?「创业最前线」2020年一季度深度报道团队将为你呈现废品回收行业的财道与困境。

(图 / 受访者提供)

“早些年,来卖废品的人早就排到马路边上去了。”王文正说,“这条街上原本有4家废品回收站,如今只剩我这一家了。”

 3、暴利的中间商

(图 / Piqsels,基于CC0协议)

其次,相比于欧美市场60%的回收利用率,国内目前尚未达到25%,这也就意味着,废品回收产业尚处在“散兵游勇”阶段,具有明显的小、散、差等特点,粗放式经营更是大大减弱了传统废品回收企业和从业人员抵御风险的能力。

不过老纪并不担心,他在周边几个小区回收了三十年废品,绝大多数人卖废品时只认他,“最后还是会打电话让我上门去收废品。”

王文正的一个同乡也在经营废品回收站,早年这个同乡也是“捡破烂儿”出身,他非常聪明,每个月都能有近万元收入,2008年就已经在市中心买了两套楼房,靠的就是赚差价。

其次,废品回收行业是一个严重依赖经验和人脉的行业,互联网废品回收平台在回收废品方面难以量化这些经验,而具有丰富经验的当地废品回收散户又很难被收编。

 4、互联网化可行吗?

刨除掉宏观经济原因,废品回收站的存在也和城市环保政策背道而驰。

这个行业更像一个江湖,废品回收员会分成多个“帮派”,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他们大多以“同乡”或者“同村”为群体,分割各自的利益区域,互不干扰。

废品回收站生意其实主要解决两个问题。

比如回收废弃家电,这属于大件垃圾,而老纪回收废品的范围内基本上都是上世纪90年代建造的居民小区,没有电梯帮忙运货,这让55岁的老纪感觉很吃力。

不只是塑料制品,其他种类的废品价格也在下跌,像废铁从之前一公斤4元钱跌到不足1元,废纸箱从一公斤1.7元跌到0.8元。

[赚钱小窍门]靠捡破烂买两套房,两分钟赚几万,废品回收行

不过理想虽然美好,但实现起来却并不容易。

*文中题图来自Piqsels,基于CC0协议。

[赚钱小窍门]靠捡破烂买两套房,两分钟赚几万,废品回收行

站在这辆三轮车旁边,你能嗅到岁月留下的陈腐气味以及一些废品溢液散发出的复杂味道。

“‘互联网+废品回收’实际上仍是一块有待开发的‘处女地’,”张洪文说,“互联网废品回收平台最大的尴尬就是攒破烂儿的老年人不会用,不攒破烂儿的年轻人不爱用,平台缺少有效的活跃用户。”如何吸引并教育用户,或许是互联网废品回收平台最需要破解的大难题。

一个是货源问题,也就是从哪里能够收到性价比高的废品,性价比高也就意味着可赚取的差价空间大;另一个就是销售渠道问题,有了渠道才能变废为宝,将废品卖给有需求的下游客户。

废品回收员老纪的搭档是一辆“服役”快二十年的破旧三轮车。

但这都无关紧要,老纪始终将三轮车视若珍宝——他和它,在最困难的日子里养活了一家老小,供养了一个上学的儿子,后来一家人也从逼仄阴暗的危房搬进宽敞明亮的楼房。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也接连出现不少废品回收APP。居民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单,让废品回收人员上门收取废品,这样在规范行业上游环节的同时,也可以实现目标精准化和服务专业化,其切入方向包括社区智能回收桶、分类回收桶,垂直市场如高校集中回收、上门回收、回收人力众包整合等。

但这并不能阻碍创业者利用互联网工具对废品回收行业进行改造。

最后,互联网废品回收平台要依靠实体才能变现,因此,自营废品打包站、办公场所及设备这些前端成本将会成为一个资金黑洞。

原本靠着微薄利润生存的废品回收员,现在不得不面临更加残酷的环境。

最近几年,力不从心的感觉愈发强烈。老纪不仅要费力将废弃家电从楼上搬下来,还要想方设法将其装到三轮车上,如此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让老纪要花费比年轻时更多的时间来完成一次回收工作。

“在经验丰富且有门路的倒爷手上,两分钟就能净赚好几万。”王文正说,“这个行业并没那么简单,它其实有技巧,需要经验,做得好的和不好的,收入差别巨大。”

相比传统模式,“互联网+废品回收”有不少优势,比如互联网废品回收平台可以打破信息孤岛,能够链接起全产业的各个环节,是对传统废品回收行业的升级和转型。

上门回收废品其实并不轻松。

价格评估很重要,如果不小心看走了眼,判断不好材质,那么再卖到下游时,对方就会极力压低价格。花高价回收的废品却卖不出更高的价格,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纯粹是帮别人丢了一件垃圾,还没有辛苦费。

废品回收站老板王文正(化名)就是在鲁北老家做生意失败后,被同村人拉到城市里“捡破烂儿”的。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创业最前线,作者尹太白。

比如废品回收站要收一批旧空调,从几个甚至十几个回收员手中以每台100元的价格收过来,等转手卖到再生企业手中时,价格就卖到了每台200元。

 2、 废品回收行业遇冷

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使得废品回收行业还保留着传统的规则和打法。

不过这样的黄金时代并没与持续太久。2015年之后,废品回收市场行情一跌再跌。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在尝试过搭建废品回收平台的张洪文看来,“互联网+废品回收”实质上是几年前的O2O模式。

根据企查查专业版数据查询到的12家互联网废品回收企业中,其中有1家为上市公司,7家披露了市场融资状况。但从融资次数和融资金额上看,互联网废品回收企业似乎并没有受到资本方的青睐。

(图 / 受访者提供)

经过十多年的打拼,王文正开了两家中型废品回收站,每家回收站的总投资在200万左右,年收入超过70万。

废品回收行业看似利润微薄,实际上,作为中间环节,废品回收站的利润率却高得吓人,有时甚至能达到50%,而赚取高利润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三个字:赚差价。

上一篇:[兼职在家可做]刘婷心观察|大学生“炒鞋”欠债千万 他炒的不
下一篇:[白手起家赚钱项目]复工潮下的互联网人:作为顶梁柱,我还要去赚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二维码